胡适先生是现代著名学者、诗人、历史家、文学家、哲学家。胡先生在学术领域取得巨大的成就与其独到的治学方法分不开。民国四十一年,在台大校长钱穆先生的邀请下,胡适先生在一周内连续做了三次讲演,分别介绍了他的三个治学方法:(1)“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2)方法的自觉——“勤、谨、和、缓。”(3)方法与材料——充分的扩张研究的材料。其中第一个方法已是尽人皆知,第二个方法的影响也很广泛,第三个方法可能知道的人不多,但其意义我觉得决不亚于前两点。我是逐渐了解到这三个方法的,这三个方法对我的影响很大。我觉得,胡适先生的这三个方法讲出了科研、治学的真谛,年轻人能深刻领会并运用这三点,在学术上决不会是等闲之辈。  
 
第一,“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胡适先生解释说:要大胆的提出假设,但这种假设还得想法子证明。所以小心的求证,要想法子证实假设或者否定假设,这比大胆的假设还更重要。我认为这句话包括两层含义:(1)要有勇气,就是要有提出新假设、挑战权威的勇气,要有不畏艰难的探索精神。研究是为了解决困难,研究不是一次尝试就能取得成功的,往往是多次失败之后才能取得成功,所以胆小鬼和害怕失败者是决不可能在科研领域取得多大成就的。(2)假设是要求证的,不是随便提个假设就可以了。胡适先生说,“大胆的假设”就是人人可以提出的假设,但单是假设是不够的,因为假设可以有许多,所以第二步就是要“小心的求证”。“小心的求证”就是找证据、找资料、分析、验证,这样才能解决问题。胡先生引用了台大故校长傅斯年先生的两句名言——“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来形象的说明这个道理。  
 
第二,方法的自觉——“勤、谨、和、缓。”胡适先生讲的方法的自觉,就是方法的批评;自己批评自己,自己检讨自己,发现自己的错误,纠正自己的错误。换句话说就是要严谨、要严格要求自己、要有良好的治学习惯。胡适先生把“做官四字诀”——“勤、谨、和、缓”引入到治学中,认为这不但是做官的秘诀,也是良好的治学习惯。胡适先生分别对四个字做了说明:第一,勤。勤就是不躲懒,不偷懒。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但我觉得还需要强调一点:“勤”是要讲究方法的,不能蛮干,不然可能事倍功半。第二,谨。谨就是不苟且、不潦草、不拆滥污,“小心的求证”中的“小心”两个字,就是把事情看得严谨、神圣,就是谨慎。“谨”这个字我特别赞成,文章里面如果有错误、疏忽,给读者的印象很不好,认为你治学态度不严谨,因此可能不愿意引用你的文章。第三,和。和就是虚心,不武断,不固执己见,不动火气。赫胥黎说:“科学好像教训我们:你最好站在事实的面前,象一个小孩子一样;要愿意抛弃一切先入的成见,要谦虚的跟着事实走,不管它带你到什么危险的境地去。”这就是和。第四,缓。缓,是很要紧的。就是叫你不着急,不要轻易发表,不要轻易下结论;就是说“凉凉去吧!搁一搁、歇一歇吧!”“勤、谨、和、缓”这四个字是我在上大学的时候知道,那时候希望学习一下怎么治学,在图书馆找到一本书,里面有胡适先生的三篇讲稿,这四个字给我的印象很深刻,一直牢记在心。我觉得年轻人能时刻牢记这四个字并按照这四个字去做,一定能够在学术上取得非凡成绩。  
 
第三,方法与材料——充分的扩张研究的材料。胡适先生引用了英国哲学家培根(Francis Bacon)的那个很有趣的譬喻;他将做学问的人运用材料比做三种动物。第一种人好比蜘蛛。他的材料不是从外面找来,而是从肚里面吐出来的。第二种人好比蚂蚁。他也找材料,但是找到了材料不会用,而堆积起来;好比蚂蚁遇到什么东西就背回洞里藏起来过冬,但是他不能够自己用这种材料做一番制造的工夫。第三种人可宝贵了,他们好比蜜蜂。蜜蜂飞出去到有花的地方,采取百花的精华;采了回来,自己加上一番制造的工夫,成了蜜糖。培根说,这是做学问人的最好的模范--蜜蜂式的学问家。胡适先生引用了傅斯年先生在《历史语言研究所工作旨趣》一文中的三句非常精辟的话来说明治学的方法与材料:一、凡是能直接研究材料的就进步;凡是不能直接研究材料,只能间接研究材料的,或是研究前人所研究的材料或者研究前人所创造的材料系统的就退步。二、凡一种学问能够扩充或扩张他的研究材料的便进步;凡不能扩张他的材料的便退步。三、凡一种学问能够扩充他作研究时所应用的工具便进步;凡不能扩充他研究时应用的工具的便退步。(在这里,胡适先生把工具也视为材料的一种)。我去年再读胡适先生的三篇讲稿时,这三句话给了我特别深刻的印象,我觉得:(1)研究对象和研究材料的选取特别重要,选定了研究对象和材料基本上就决定了研究成果的价值;(2)不断拓展研究对象和研究材料特别重要,中国近代之所以落后就是因为没有拓展研究对象和材料,一直以孔夫子为研究对象,直至落后挨打。胡适先生说,在1600-1675年这一段时期,西方学者的工作,由望远镜、显微镜的发明,产生了力学定律、化学定律,出了许多新的天文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生理学家。结果,他们奠定了三百年来新的科学的基础,给人类开辟了一个新的科学的世界。(3)能得到第一手材料、能使用最先进的工具,研究成果的价值就大、感兴趣的人就多。
 
最后还是用胡适先生所说的“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来结束这篇博文。胡适先生说,在求证当中,自己应当自觉的批评自己的材料。材料不满意,再找新证据。这样,才能有新的材料发现;有新材料才可以使你研究有成绩、有结果、有进步。胡适先生在讲话结束时再次提到台大故校长傅斯年先生的口号:“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可见胡适先生对研究对象和材料十分重视。

谈胡适先生的治学方法